杨桃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阶梯电价沦为涨价方案

时间:2022-05-05 来源网站:杨桃财经网

“阶梯电价”沦为涨价方案?

“阶梯电价”沦为涨价方案? 更新时间:2010-10-26 11:37:16   本期嘉宾  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经济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吴钟瑚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崔新生  阶梯电价征求意见结束了,国家发改委10月23日在发改委网站公布了征求意见结果,在参与征求意见的群众中,有61%群众表示支持,有34.5%的群众表示反对。结果一出,引发公众质疑。  按照有关部门的说法,设立“阶梯电价”的目的是为了节约能源,用价格的手段来制止浪费的行为。然而,有反对者表示,阶梯电价只“上阶梯”,而没有“下阶梯”,此种方案可能会迫使电价一路“上梯”。也有反对者表示,阶梯电价又将是一个“伪国际说”。昨日,围绕着阶梯电价的话题,《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能源专家解答相关问题。  话题一  怎能成为“变相涨价”  解读:积极意义不可否  作为电力改革的组成和电价形成机制的一部分,在居民用电收费制度中,实行阶梯电价不仅是国际上较为通用的一种制度,也是提高公众节能意识、鼓励合理消费能源的有效手段  追根溯源,人们对于阶梯电价这个词并不陌生。早在2004年,浙江省、福建省和四川省就陆续开始试行阶梯电价,并据部分媒体报道,“试点情况良好”。此外,在2008年煤电谈判的最焦灼时,相关专家也将实行居民阶梯电价作为缓解煤电矛盾的重要举措来看待。但此后,由于种种因素,阶梯电价曾一度退出公众视野。  对此,林伯强认为,“在某些方面,普通消费者可能存在误读。其实,国家相关部门一直在推进居民用电的改革。”  与此同时,人们对阶梯电价的质疑并未减缓。尽管国家发改委最近表示,有六成左右的受调查居民支持阶梯电价方案,但在节后相关方案刚出台的时候,多项网络调查均显示,绝大多数居民还是担心阶梯电价可能带来生活成本压力的上升。  “居民用户对能源的需求是刚性的。正是这种刚性,使人们对提价的敏感程度提高,特别是频繁的相关能源品种的几乎同期涨价,加上基本生活消费支出的增加,使百姓对涨价产生了逆反心理。”对于上述质疑,吴钟瑚解读到,“改革就是涨价,的确有逻辑上的道理。”  但是,吴钟瑚没有否认改革的积极意义。他认为,作为电力改革的组成和电价形成机制的一部分,在居民用电收费制度中,实行阶梯电价不仅是国际上较为通用的一种制度,也是提高公众节能意识、鼓励合理消费能源的有效手段。  林伯强则说,这是我国价格改革中的重大突破,因为电价已经类似成品油那样,有了相关机制的制约和操控。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在早先的新闻通气会上说,“对居民用电实行阶梯电价政策,既兼顾不同收入水平居民的承受能力,保障大多数居民用电价格基本稳定,也可使电价逐步反映合理的供电成本,以促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  【名词解释】  “阶梯电价”:全称“阶梯式累进电价”,是指把户均用电量设置为若干个阶梯,第一阶梯为基数电力设施量,此阶梯内电量较少,每千瓦时电价也较低;第二阶梯电量较高,电价也较高一些,第三阶梯电量更多,电价也更高。随着户均消费电量的增长,每千瓦时电价逐级递增。因为这种电价照顾到低收入人群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用电要求,又被俗称为“穷人电价”。  话题二  是否加剧通胀压力  解读:整体影响甚微  直接影响上看,阶梯电价的实施除了增加消费者的开支外,很难大幅影响到菜价、肉价等的上涨,所以对CPI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专家看来,国家发改委实行的阶梯电价将导致居民用电价格稳中有升。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普通消费者生活开支的同时,是否会加剧国内的通胀压力也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目前,随着糖价、食用油价格、金价等不断高企,国内市场的通胀预期愈加强烈。同时,国家统计局近期公布的宏观经济数据显示,我国9月CPI同比上涨3.6%,创下近23个月来新高,并在今年第三次突破3%的红线。  或许正因为如此,安邦咨询最近的分析报告就指出,“如果水、电、气等基础资源产品出现涨价,极可能助推市场中通胀预期的自我实现。这将影响国内经济的复苏和稳定以及内需的扩大。”  对此,林伯强指出,阶梯电价的实施不能说对CPI完全没有影响,但相关的负面影响并没有想象中这么夸张,“因为就相关权重来说,电力消费在CPI中的占比并不高,且居民用电消费在整个电力消费中的比例也很低”。  林伯强同时说,“最大的负面效果可能在于会加强人们对水价、天然气价格等的上涨预期,进而提前对相关产品进行提价。”事实上,此前就有分析人士揣测,在推进居民用电价格改革后,水价、气价或成下一轮的改革对象,而这些改革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普通消费者的生活负担。  吴钟瑚则对记者说,阶梯电价对CPI的影响应该分两方面看,直接影响上看,阶梯电价的实施除了增加消费者的开支外,很难大幅影响到菜价、肉价等的上涨,所以对CPI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从间接影响上看,这将推动市场上出现某种预期,比如,房主可能会将商业店铺的租金价格提高,进而租房客又会将上涨的成本转嫁到自己所卖产品中,但与直接影响类似,相关的整体影响甚微。“但现在谁也不能具体地预计阶梯电价对CPI到底将产生多大影响。”吴钟瑚说。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说,价格机制的改革,总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实施阶梯电价一定程度上会增加商品电价。她也强调,“如果收入增长超过CPI增长,经济水平上升超过价格上升,那么阶梯电价带来的影响就是可承受的。”  话题三  能否缓解煤电矛盾  解读:需推煤电联动  阶梯电价将给电企带来一定的好处,但在我国以工业用电为主体的用电格局下,这不是解决煤电矛盾的关键  一直以来,市场煤与计划电之间似乎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不仅造成了每年“煤电顶牛”局面的出现,更让电力企业难逃冬季亏损。昨日,就有消息称,近期煤价的连续上涨使五大发电企业突破了50%的亏损面,全行业亏损局面可能再次出现。该消息还称,“国家发改委相关司局已召集五大发电公司座谈,就电煤价格问题及发电成本征询意见,并酝酿在合适时机对局部电价进行调整。”  对此,分析人士指出,由于阶梯电价刚刚向社会征求完意见等因素的存在,短时间内再次上调工业用电价格并不现实。然而,即将实施的阶梯电价是否能缓解一直以来的煤电矛盾?此前,有关专家就将阶梯电价、补贴、减税等作为疏导煤电矛盾列举的手段之一。  事实上,已经有人测算过,居民阶梯电价方案可使电费增收100亿元左右,如果进行换算,全国用电量每度电则约为2.8厘钱。继而按照“征求意见稿”的要求,实行阶梯电价后电网企业增加的收入,主要用于弥补脱硫成本增加、居民用户电表改造和弥补发电企业燃料成本上涨等项目支出。“如果弥补发电企业燃料成本上涨能够占到1/3,充其量每度电也不到1厘钱,又如何能够弥补电企的亏损?”根据这个测算,吴钟瑚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所以,从总体上看,虽然阶梯电价的实施,可能弥补电力企业的一部分损失。但是,煤电之间的压力很难完全通过阶梯电价来缓解。”吴钟瑚总结说,“电价改革的关键要建立符合市场规律的长效机制,政府和监管部门可以通过制定并且监管电企的合理利润率或成本变动的幅度,容许企业随着燃料成本的变化,在市场环境下自主调整价格。”  林伯强则直言,阶梯电价和缓解煤电矛盾间几乎没有关系。“不能否认,阶梯电价将给电企带来一定的好处,但在我国以工业用电为主体的用电格局下,这不是解决煤电矛盾的关键。”他说,只有有效推动煤电间的联动,才能缓解煤企和电企之间的矛盾。  话题四  如何破除“伪接轨”  解读:别拿欧美说事  中国的绝对电价与发达国家没有可比性。“发达国家的电价里包含服务成本,而且,发达国家有比较成熟的电价补偿机制。这都是中国目前不具备的”  此前,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回答媒体提问时指出,目前,居民电价整体不具备下调的基础。近年来,全球煤炭等能源价格持续上涨。2003年到2009年间,欧洲各国工业电价年均上涨约10%,居民电价年均上涨约8%;我国除居民外的其他行业电价年均上涨4%,但绝大多数地区居民用电价格一直未作调整,导致居民电价与工业电价比价关系严重失调,“这既与国际上居民电价高于工业电价的惯例不符,也与当前较高的能源价格不相称”。  “国际惯例”、“全球能源普涨”,在崔新生看来,这一次,如同此前成品油涨价一样,中国又与国际接轨了。“不要动不动就与国外比较。”谈到阶梯电价,崔新生无奈地说。  在崔新生看来,当前,中国的绝对电价与发达国家没有可比性。“发达国家的电价里包含服务成本,而且,发达国家有比较成熟的电价补偿机制。这都是中国目前不具备的。”崔新生如上说。  持有类似观点的还有孙立坚。他指出,比较中外电价,不能简单看绝对电价差别,要看相对电价。所谓相对电价,是指电价占总收入的比重。  此外,孙立坚还提醒,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与发展阶段与欧美发达国家不同。他分析称,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来自投资拉动。现阶段,工业发展对资源的依赖度仍比较高。而欧美经济增长则主要依靠消费支撑。相应的,也更能承受成本较高的能源。  他告诉记者,很多国家处在发展中阶段时,往往采取要素价格补贴的方式帮助企业降低成本,甚至管制资源涨价。  “不考虑中国的发展阶段,希望通过水、电、煤涨价倒逼产业转型,可能导致本来应该进入实体经济领域的资本转向投资领域,将对经济发展和城市化建设带来负面影响。”孙立坚不无担忧地说。  除了经济发展阶段不同,孙立坚还强调,现在的中国相对于欧美发达国家而言,贫富差距更大。他说:“中国有相当一部分低收入人群。他们的收入被平均增长了。资源性消费增加对他们的生活质量有很大影响,阶梯电价如何实施,一定要考虑到低收入人群的实际困难。”  记者了解到,在发达国家日本,政府专门制定了阶梯电价下限。用电量低于下限的居民甚至可以不缴纳电费。这一政策显然主动偏向最底层居民。  孙立坚关注低收入人群,崔新生则从行政层面考虑问题。他指出,实际上,国际能源价格相对于通胀而言,并没有上涨。中国的能源行业行政成本大大高于发达国家。电价问题总想着与国外比,笼统出台一个阶梯电价制度只会给行政集权留下更大空档。相关文章:逾六成居民赞成阶梯电价煤价涨7%五大发电集团濒临亏损神火股份:煤铝价格上升将显著改善未来业绩神火股份:煤铝价格上升将显著改善未来业绩秦皇岛煤价单月飙涨7%五大发电集团再濒亏损边缘发改委公布阶梯电价征意见结果超3成人反对方案六成公众支持阶梯电价两成建议提高首档电量六成群众支持阶梯电价机制“家电下乡”再吹“集结号”阶梯电价预付费电表用户直接买一年电量更划算

okx交易所官网下载

比特币交易

比特幣交易所

買比特幣